一个月连收两封问询函,科迪乳业怎么了?

315在线 中新经纬 2019-05-31 13:20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不久刚收到深交所重组问询函的科迪乳业,如今又收到了年报问询函,间隔不足一个月。科迪乳业究竟是怎么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不久刚收到深交所重组问询函的科迪乳业,如今又收到了年报问询函,间隔不足一个月。科迪乳业究竟是怎么了?

 

科迪乳业年报遭问询

5月27日,科迪乳业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在这份问询函中,深交所连发12问,直击科迪乳业子公司连续三年亏损、控股股东高比例股权质押、应收账款大幅下降等痛处。

据了解,4月26日晚,科迪乳业曾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85亿元,同比增长3.7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9亿元,同比增长1.92%。

尽管科迪乳业2018年的营收与净利润依然保持一定增长,但是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速明显下滑。Wind数据显示,2017年,科迪乳业的营收与净利润曾分别增长53.92%、41.56%。

不仅如此,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科迪乳业全资子公司科迪巨尔乳业洛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尔乳业”)已经连续三年陷入亏损,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266.96万元、-350.45万元、-586.1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科迪乳业收购前,巨尔乳业的业绩整体还算不错。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1-11月,巨尔乳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9906.87万元、9599.42万元;实现净利润354.21万元、433.38万元、415.11万元。

2015年12月,科迪乳业对巨尔乳业实施收购。彼时,巨尔乳业曾许下业绩承诺,预测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200万元、1440万元、1728万元。遗憾的是,该公司不仅未能实现业绩承诺,还连亏三年。

对此,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说明巨尔乳业连续三年业绩未达到盈利预测且亏损的具体原因,以及其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情况。同时,深交所还要求科迪乳业进一步说明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增长,应收账款却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控股股东科迪集团高比例股权质押是否存在被平仓风险等问题。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科迪集团共持有科迪乳业约4.8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4.27%,并已累计将其中99.96%的股份质押出去。

据业内人士分析,上市公司大股东大比例股权质押存在较大风险。在股市大幅度下挫的行情中,高比例进行股权质押的大股东很可能会面临平仓风险,从而危及其控股地位。而质权方一旦选择将质押股份抛售,则会对上市公司股价产生较大冲击。

  网红“小白奶”昙花一现?

公开资料显示,科迪乳业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乳制品、乳饮料、饮料的生产与销售,产品覆盖常温灭菌乳、调制乳、含乳饮料、乳味饮品和低温巴氏奶、发酵乳等液态乳制品。

2016年,科迪乳业率先推出透明包装“原生纯牛奶”(俗称“小白奶”),一时间成为“奶界”网红,科迪乳业更是因此赚得盆溢钵满。2017年,科迪乳业实现营业收入12.3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3.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1.56%。其中,以“小白奶”为代表的常温乳制品的营业收入为8.15亿元,同比增长37.09%。

电商平台上售卖的“小白奶”截图

科迪乳业在2017年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内,公司乳制品销售量同比增长74.06%,主要为公司产品受到消费者青睐,销售额增长所致。

不过,进入2018年,科迪乳业常温乳制品的收入开始出现下滑。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科迪乳业常温乳制品的营业收入为5.99亿元,同比下滑19.21%,毛利率也较上年同期下滑了9.02个百分点。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小白奶”或难逃昙花一现的命运。“科迪乳业在奶源方面的优势并不突出,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作为区域品牌,它还需要发展特色产品,向低温市场发力。”朱丹蓬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部门也注意到了科迪乳业常温乳制品收入的变动。在上述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结合市场环境、销售数量、销售单价等说明公司常温乳制品2018年营收出现波动的原因及合理性。

  此前刚收重组问询函

事实上,这已经是科迪乳业在本月内收到的第二封问询函了。5月6日,深交所还曾针对科迪乳业重启收购科迪速冻一事,向其发去问询函。

2018年5月27日,科迪乳业发布公告称,拟以15亿元的价格向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及张少华、张清海、许秀云等29名自然人购买科迪速冻100%股权,预估增值率高达347.84%。不过,因双方股权高度关联,科迪乳业的这项收购饱受质疑,还一度遭到监管部门问询。

公开数据显示,张清海、许秀云夫妇分别持有科迪集团60.00%和39.83%的股份,合计持股99.83%,而张清海与许秀云之女张少华持有科迪速冻20%股份,三人直接或间接持有科迪速冻93.13%股份。

需要注意的是,张清海三人不仅高比例持股科迪速冻,同时也是收购方科迪乳业的大股东。据了解,张清海及许秀云通过科迪集团间接持有科迪乳业44.19%股份。

然而,就在市场广泛质疑该项收购或涉嫌利益输送时,2018年11月23日,科迪乳业再次公告称,由于公司及交易对方面临的外部环境、特别是资本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决定终止上述收购。

原本以为这项收购计划就这样“流产”了,没曾想今年4月份科迪乳业竟重新启动了对科迪速冻的收购,不过交易价格却由15亿元降为了14.8亿元。

钱少了,之前的那些问题就不存在了吗?5月6日,针对此次收购,深交所再次对科迪乳业进行问询,要求其说明前次重组终止后公司及交易对方面临的外部环境是否发生重大变化、短期内再次启动重组事项的原因及合理性、本次重组预案较前次重组预案是否存在变化等情况。

5月13日,科迪乳业对该问询函进行回复,称收购科迪速冻符合公司发展战略,有利于拓展公司业务领域,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同时,本次收购对公司打造产业龙头化企业,提高产业集中度及知名度具有重要意义。因此,董事会认为再次启动收购科迪速冻符合公司未来发展战略,具有合理性。

这一次,科迪乳业能顺利将科迪速冻“收入囊中”吗?   文/图   闫淑鑫

[责任编辑: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