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有机奶当普通奶卖 圣牧亏损近12亿放弃部分牧场有机认证

高端访谈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9-27 09:33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今年上半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亏损达11.86亿元。2016年起,中国圣牧净利润开始下滑,去年出现近8年来的首亏,净利润亏损8.24亿元。中国圣牧巨额亏损背后,一是原料奶行业低迷导致售价大幅下跌,二是自身品牌奶处于调整期。

 

立志成为“全球领先的有机乳品公司”的中国圣牧(01432,HK),在近两年陷入巨亏后,正缩减有机原料奶产能。近日,中国圣牧公告称,部分牧场不再申请有机认证。

今年上半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亏损达11.86亿元。2016年起,中国圣牧净利润开始下滑,去年出现近8年来的首亏,净利润亏损8.24亿元。中国圣牧巨额亏损背后,一是原料奶行业低迷导致售价大幅下跌,二是自身品牌奶处于调整期。

乳业专家王丁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除了原奶收购价低外,中国圣牧还面临下游产品结构不完善等问题。

有机和非有机奶售价趋同

中国圣牧目前主营业务包括两大板块,一是上游奶牛养殖业务,主要饲养奶牛用以生产及分售原料奶,其中又包括有机奶和非有机奶。2017年报显示,中国圣牧拥有有机牧场23个,非有机牧场12个。公司另一块业务为液态奶产品,主要生产及分销自有品牌超高温减菌液态奶、有机酸牛奶及其他乳制品。

今年上半年,中国圣牧的销售收入有一定增长,公司期内销售收入为14亿元,同比增长21.5%。但期内,中国圣牧亏损高达11.86亿元。财报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0.67亿元,同比下降16819.9%。

中国圣牧亏损主要来自于资产的财务处理。其中,中国圣牧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亏损值达8.86亿元。此外,应收账款计提减值拨备达4.86亿元,销售及分销开支为1.15亿元。

中国圣牧品牌总监刘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亏损并非经营问题,主要原因在于奶价便宜,产奶的奶牛也就便宜了,从而呈现出大量生物资产减值。”

巨额亏损背后,中国圣牧遭遇了原料奶售价低、成本高等问题。去年,中国圣牧的原料奶销量较2016年略有上升,但销售价格降幅较大,其中,有机原料奶外部销售价格从4699元/吨降至3864元/吨;非有机原料奶外部销售价格从3680元/吨降至3375元/吨。

今年上半年,其原奶售价进一步下滑。中国圣牧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由于受乳品行业供需关系等因素影响,部分有机原料奶以非有机原料奶的价格售予行业客户,导致有机原料奶对外销售单价降至3310元/吨,同比下降21.1%。而有机原料奶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43.0%降至21.6%。

原料奶产量方面,中国圣牧中期报告显示,期内公司奶牛存栏数量为11.6万头,其中有机8.9万头,非有机2.7万头;上半年有机原奶产量24.46万吨,非有机原奶9.5万吨,共33.96万吨。

王丁棉分析认为,中国圣牧对下游丧失部分议价能力,因为新鲜原料奶难以储存的特殊性,以及进口冲击等原因,且奶牛养殖的成本高,也加大了亏损风险。中国圣牧在上游板块还需要解决过剩奶源处理的问题,如建设奶粉场。

刘磊对记者表示:“有机原奶一直是圣牧的主攻方向,不会改变,只是针对市场,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出售奶源仍然是我们最主要的业务。”而奶粉业务,中国圣牧正在建厂,但目前处于开建状态,场地尚未建成。

公司:下游销售下降是短期的

原奶出售价格下滑明显,公司近两年对下游的拓展也不太理想。2018年上半年,中国圣牧销售成本为9.65亿元,同比增长48%,毛利也持续下滑。

中国圣牧表示,高毛利的全程有机液态奶产品销售额占比明显下降。半年报显示,中国圣牧上游养殖业务实现销售收入9.2亿元,去年同期为4.54亿元,而下游液态奶产品销售收入为4.8亿元,去年同期则为6.97亿元。

中国圣牧为原蒙牛首席财务官姚同山于2009年在内蒙古创办,并建立沙漠有机奶全产业链体系。2014年,中国圣牧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2012年,中国圣牧的业务从上游有机奶牛养殖延伸到下游有机液态奶。2013年其液态奶产品的销售比例明显提高,2015年及2016年,液态奶产品的营收甚至超过上游奶牛养殖。

2013年至2015年,中国圣牧营收、利润皆处于增长状态,2016年,其净利润出现下滑。2016年其营收为34.66亿元;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中国圣牧彼时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

去年,中国圣牧自有品牌有机液态奶产品销量下降约21.7%。中国圣牧在2018中期报告中称,其调整集团下游产品及上游产品的销售结构,有机液态奶产品的新销售策略也调整为“以销定产”。

刘磊表示:“下游销售比例下降是因为目前圣牧正在进行业务调整,在调整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断档,并非经营或市场的问题,且这种下降是短期的。”

王丁棉认为,中国圣牧下游产品结构目前存在一些问题,“中国圣牧液态奶不好做,做巴氏奶在当地销售困难,做酸奶冷链运输成本重,而做常温奶又难以与伊利、蒙牛竞争。”另外,中国圣牧在拓展下游板块的过程中投资很大,也出现较多亏损。

将重新定位线上、线下产品

近两年,公司还出现管理层变动。中国圣牧创始人姚同山2017年6月29日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随后的12月又辞任首席执行官一职。而这两项职务后皆由邵根伙接任。邵根伙为上市公司大北农(002385,SZ)的董事长及实控人。

去年,大北农高管王跃华出任中国圣牧财务总监。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些变动宣告中国圣牧进入“邵根伙”时代。

邵根伙是大北农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持有大北农30%以上股份。中国圣牧持股信息显示,邵根伙自2016年1月开始通过手上100%控股公司NongYou Co.,Ltd增持中国圣牧股份,目前持股数约13.02亿股,占总股本20.48%,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王跃华也曾在大北农集团担任多个职位,最后的职位为大北农集团饲料产业高级副总裁兼财务总监。

2017年开始,公司陷入亏损。2017年上半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为1.31亿元;全年净利润则为亏损8.24亿元,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仍是亏损的一大原因。去年,中国圣牧对应收账款计提减值约7.4亿元,2016年应收账款减值为8551.2万元。

邵根伙入主中国圣牧,被视作是从饲料业向下游拓展商业版图的考虑。

北京东石北美牧场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创始人、执行总裁苏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养殖企业的上岸,基本上有两个办法,垂直一体化的往前或者往后。往前,像中国圣牧和大北农合作。而大北农是想进入行业去卖饲料,但是如果终端的奶没‘出去’,怎么办?”在其看来,对中国圣牧来说,其还是需要在下游寻求希望。

目前来看,2016年,大北农与中国圣牧开始饲料采购方面的合作。中国圣牧去年年报显示,2016年底,中国圣牧与大北农全资控股公司内蒙古四季春饲料有限公司签订《饲料供应框架协议》。协议内容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双方采购总额分别不超过3180万元、3040万元及3050万元。

另外,大北农证券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2017年中国圣牧对大北农饲料的实际采购额为251.47万元,2018年预计采购金额为3520.96万元。

针对合作的相关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大北农证券部,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王丁棉认为,现在中国圣牧要走出困境,需要在产品结构上做大调整,甚至可以考虑保质期长的深加工奶制品。

刘磊对记者表示,深加工产品方面,中国圣牧一直有在经营奶茶粉等相关副产品,目前是与第三方在合作。但其同时表示,圣牧在产品方面不是主力,一开始就是作为奶源方面的补充。

对于今后的发展,中国圣牧在半年报中称,在进行销售渠道、事业伙伴队伍的优化;梳理并规划现有产品,重新定位线上、线下产品;推广方面重点打造“根据地市场”,拓展电商渠道;通过有机体验活动及VR体验等方式塑造品牌形象。

转载稿件,不代表本报观点。有关稿件版权及内容等问题,请联系频道主编 13109554315

三秦都市报“唐朝美食”

  •    更多报道,请关注三秦都市报-三秦网、唐朝美食微信平台、三秦都市报美食在线新浪微博等全媒体 新闻热线13109554315 记者微信sqb315 邮箱465676248@qq.com 
 

[责任编辑:唐朝]